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草地密电”辩析之电报署名“朱张”就是朱总司令同意的吗?

双石等 · 2022-01-05 · 来源: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需要说明的是,这份电报虽然署名“朱张”,但可以肯定地说,这绝不可能是朱总司令同意的!

  “密电”是一堆,而不是一份;“九八密电”是“如其听”,而不是“如其不听”!

  双  石 胡  勇

  在此我们需要对所谓“密电”作一定义——

  红军总部是党中央领导下的红军最高指挥机关,在左、右路军分开行动之后,红军总部对左、右路军(前敌总指挥部)的指挥、调动均应当上报随右路军行动的党中央,并取得党中央的同意。凡是应当向中央报告而未报告,单方面向左、右路军(前敌总指挥部)指挥员下达的重要命令,即为“密电”——尤其是与党中央方针和决策严重相悖的命令。而从现存档案(如凯丰长文《党中央与国焘路线分歧在哪里》)及红军总部和前敌总指挥部电讯部门负责人宋侃夫、王子纲等人回忆来看,在这段日子里张国焘曾向前敌总指挥部首长发出过多份应向中央报告而未报告的重要电令,严格地说,这些电报都符合“密电”定义。而9月9日导致中央单独北上的那份“密电”,只是其中之一而已。因此,从9月3日至9月9日党中央率红一、三军单独北上的那段日子里,张国焘与前敌总指挥部首长之间的“密电”是一堆而不是一份!

  比如,9月8日白天张国焘令徐、陈首长准备南下的那个电报,就属“密电”之列——虽然徐、陈首长向中央汇报了该电内容,但并不能因此而抹去张国焘该电的性质。而且我们还不能不遗憾地道出一个事实:徐、陈首长在同日上午9时致朱德、张国焘那份“以不分散主力为原则”、“如能乘[敌]向北调时,[取]松潘、南坪仍为上策”的电报,实际上也具备“密电”的属性。

  而就在这天,张国焘还有一个致红三十一军政治委员詹才芳的“密电”,其性质更为恶劣。

  张国焘的这份对党中央“挖墙脚”的“密电”全文如下:

  才芳:

  甲、九十一师两团,即经梭磨直到马尔康、卓克基待命,须经之桥则修复之望梭磨、康猫寺路,飞令军委纵队政委蔡树藩将所率人员移到马尔康待命。如其听则将其扣留,电复处置。

  朱、张

  八日[1]

图片

  这份电报引发的歧议很多,作出判读需要详析相关地理要素及其他相关情况。

  详研了相关地理要素(包括实地踏勘有关路线)和其他相关情况后,笔者提出如下综合判读意见与各位方家商榷:

  ㈠首先,这份电报的存在和真实性是无可置疑的——最近有人撰文对这份电报的真实性提出置疑,但这是毫无道理的:这份电报是从红军总部留存文电档案中找到的。如果有作伪造假,那也只能是红军总部电讯部门在作伪造假!而当时在张国焘控制下的红军总部电讯部门,没有任何理由要生造出这样一个对“张主席”极为不利的“密电”出来!

  ㈡学界有不少研究者认为张国焘的这份“密电”中的“军委纵队”是左路军中的“军委纵队”,这也是站不住脚的!因为:其一,左路军中的“军委纵队”就是红军总部,当时就跟朱德、张国焘在一起,张国焘用不着让远在马河坝——马塘一线的詹才芳“飞令”其返回并予以扣留;其二,张国焘该“密电”中“军委纵队政委蔡树藩”这个具体指向是毫不含糊明白无误的!而蔡树藩和军委纵队一起,是于次日晚上从远在数百里之外的阿西茸地区随党中央一起北上的,这是无可置疑也无法颠覆的历史事实。

  ㈢目前大多数研究文章和史籍都认为这份电报中的“如其听……”系“如其不听……”之误写或讹译,这也是不能成立的:右路军北上时,蔡树藩所率军委纵队在右路军左翼部队行军序列中(均系红一方面军所属部队),由红一军团政治委员聂荣臻指挥,而要执行“飞令军委纵队返回”且“予以扣留”任务的詹才芳又远在数百里之外的马河坝、马塘、梭磨一线——如果蔡树藩“不听”,詹才芳是无法将其“扣留”的!

  ㈣右路军进入草地后,军委纵队并没有跟党中央在一起(毛泽东等中央领导是和徐向前、陈昌浩的前敌总指挥部一起随右路军右翼部队行动[2]),而在在目前公布的电报中,又均未发现迄至9月9日前军委纵队发出的电报或徐、陈首长向红军总部报告军委纵队行止位置的电报,由此或可推断:军委纵队电台此间有可能一直没有开机工作[3]。张国焘在签发该电时,有可能还误认为军委纵队尚在草地行进途中,并未到达巴西、阿西茸地区与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会合,所以才发出了这份多少有些“撞大运”成份的“追回军委纵队予以扣留”电!而实际上,军委纵队已于9月初进至了巴西、阿西茸地区,若要“返回”马尔康、卓克基地区,需要7~10天行程,除了重过草地外,还要翻越打古、昌德、长坂三座雪山,而张国焘在9月8日发出这份“扣留军委纵队”的“密电”时,并不清楚军委纵队的具体位置——甚至不一定清楚詹才芳的具体位置[4],

  在此需要说明一下党中央和红一、三军及军委纵队的电台分布情况: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会师之际,中央红军共有电台12部,红四方面军共有电台5部。而迄至9月10日党中央率红一、三军单独北上时,留在左路军和右路军南下部队的电台共有12部,党中央和红一、三军带走电台5部,报务员23人,见习员4人,机务员3人,机工2人[5]。其电台分布情况为:随党中央行动1部电台(29分队),军委纵队1部电台,红一军团两部电台(率先头部队前进的林彪和率主力及军委纵队、红军大学等机关、学校北进的聂荣臻各1部),红三军团1部电台(23分队)。

  ㈤左、右路军于1935年8月底~9月初陆续开始北进后,在马尔康、卓克基、马塘、黑水尚有许多后方机关、医院和部队,主要分布在三个地区:王宏坤、洪学智组织转运伤员的后方机关、医院和部队大致位于打古、昌德、芦花、扎窝地区;詹才芳指挥的红三十一军一部、红三十三军及二十九、二六九团大致位于江贡玛(当时译作“石匠宫”)、马河坝、马塘、刷经寺、梭磨、杂谷垴地区;倪志亮、周纯全指挥的红三十二军、红九军后卫部队和红三十一军一部大致位于松岗、马尔康、卓克基、梦笔山地区。这三个地区的指挥员虽然均配有无线电分队,但从此间红军总部与之联络的有关电报分析,这些指挥员和所率部队时常处于移动中,而且有可能因雪山阻隔等原因,无线电联络并不适时通畅,红军总部也时常无法弄清这些指挥员和部队的确切位置,有关电报常常需要互为代转[6]。

  ㈥有人或许会提出这样的置疑:张国焘为什么不直接致电徐、陈首长“扣留军委纵队”呢?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⒈至少在9月8日前,跟党中央在一起徐、陈首长表现出的态度是支持党中央的北上方针的;⒉张国焘没有把握认定徐、陈首长会执行这样荒谬的命令——执行这样的命令就意味着与党中央公开摊牌翻脸。

  综上所述,这份“扣留军委纵队”的真实性及其内容涵义,基本上无可置疑。

  这份“扣留军委纵队”的电报,性质极为恶劣——这不就是“犯上作乱”么?

  张国焘,他这是要跟党中央“摊牌”啊!

  需要说明的是,这份电报虽然署名“朱张”,但可以肯定地说,这绝不可能是朱总司令同意的!

  注释:

  [1]《张国焘关于扣留军委纵队致詹才芳的电令(1935年9月8日)》,《红军长征·文献》(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第669页,解放军出版社1995年5月第1版。

  [2]《聂荣臻关于部队行动情况致林彪电(1935年8月22日)》,《红军长征•文献》第641页,解放军出版社1995年5月第一版。

  [3]这段时间里,甚至党中央和军委电台也很少工作。从目前收集到的电报来看,除了8月24日向朱张传达毛尔盖会议基本精神和9月9日晚致朱张和徐陈要求贯彻北上方针的两电外,党中央致朱张的电报都是与徐、陈首长联署发出的。也就是说,很有可能都是用前敌总指挥部电台发出的。

  [4]张国焘在9月9日10时致倪志亮、周纯全电中尚在询问“才芳、宏坤及你们现在何处,部队位置如何”(《张国焘关于南下部署致倪志亮、周纯全电(1935年9月9日10时)》,《红军长征·文献》(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第670页,解放军出版社1995年5月第1版。)

  [5]《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兵史·革命战争时期》第47~第48页,军事译文出版社1992年7月第1版。

  [6]《红军陕甘支队通信兵组织序列表》,《通信兵·表册》(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第83页,解放军出版社2009年11月第1版;陈士吾《跟着军委长征》,《通信兵·回忆史料⑴》第78页,解放军出版社1995年12月第1版,1997年4月第2次印刷;《夏洮战役计划(1935年8月3日)》,《红军长征·文献》(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第603~第605页,解放军出版社1995年5月第1版;《朱德、张国焘关于坚决巩固杂谷脑致詹才芳等电(1935年8月8日11时)》,《红军长征·文献》(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第616~第617页,解放军出版社1995年5月第1版;《前敌总指挥部关于右路军行动计划的命令(1935年8月10日8时于毛儿盖)》,《红军长征·文献》(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第619~第622页,解放军出版社1995年5月第1版;《朱德、张国焘关于右路军北进致徐向前等电(1935年8月15日10时)》,《红军长征·文献》(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第625页,解放军出版社1995年5月第1版;《朱德、张国焘关于我军北进部署致徐向前、陈昌浩电(1935年8月19日2时)》,《红军长征·文献》(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第631页,解放军出版社1995年5月第1版;《朱德、张国焘关于左路军出查理寺班佑问题致徐向前、陈昌浩电(1935年8月19日)》,《红军长征·文献》(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第632页,解放军出版社1995年5月第1版;《朱德、张国焘关于左路军向班佑集中与右路军靠拢北进致倪志亮、周纯全电(1935年8月30日)》,《红军长征·文献》(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第649~第650页,解放军出版社1995年5月第1版;《朱德、张国焘关于第二纵队巩固现地致倪志亮、周纯全并转王宏坤电(1935年9月5日10时)》,《红军长征·文献》(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第661~第662页,解放军出版社1995年5月第1版;《张国焘关于南下部署致倪志亮、周纯全电(1935年9月9日10时)》,《红军长征·文献》(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第670页,解放军出版社1995年5月第1版。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晓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接受宗教洗礼的贺教授还能赖在党内?
  2. 西安疫情反思:不要活在新闻里
  3. 他,讲了个笑话
  4. 这个国家把败类捧成英雄!以色列坐不住了
  5. 人民觉醒,需要张捷这样的知识分子
  6. 金域医学和钟南山、柳传志以及君联资本
  7. 曹征路:没有谁比毛泽东更懂经济工作
  8. 毛主席的时候,10来个干部如何治理好一个几万人的公社?
  9. 值得细品,几点感悟助你认清形势
  10. 西安“搬运”送菜?
  1. 这才是最让人恐怖的地方!
  2. 钟南山要给张桂梅治病,张桂梅要小心了
  3. “窑洞对”能否完整准确表达毛主席的意思?
  4. 接受宗教洗礼的贺教授还能赖在党内?
  5. 2022年第一天,台湾当局感受到了恐惧!
  6. 1957年毛主席去看望儿子,闲聊间毛岸青想到一事:爸爸你说怪不怪
  7. 西安资本家哄抬菜价,一斤20元,没人管吗?
  8. 性奴与奴性
  9. 报告毛主席:2022年,正义与邪恶仍在殊死斗争一一纪念毛主席诞辰128周年
  10. 元旦寄语:让“毛泽东热”来得更凶猛些吧!
  1. 辽宁王忠新:“九问”亿万富豪共产党员柳传志同志
  2. 晨明:也谈苏共亡党亡国的根本原因
  3. 毛主席的教导,以前不懂的现在都懂了
  4. 谁的盛世?如谁所愿?
  5. 政治局智囊万字雄文: 中国工人阶级长成了什么模样?
  6. 对这样的党员干部不处理我们还是共产党吗?
  7. 韶山下了雪,胡锡进还是跳了出来——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纪念伟大导师128周年诞辰)
  8. 联想查不查?恒大救不救?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是怎么说的?
  9. 卖国三百年,张捷痛揭江南柳家黑历史!
  10. 正式解散的泰山会
  1. 1957年毛主席去看望儿子,闲聊间毛岸青想到一事:爸爸你说怪不怪
  2. 贩毒、抢劫,要交税?
  3. 报告毛主席:2022年,正义与邪恶仍在殊死斗争一一纪念毛主席诞辰128周年
  4. 习主席的新年贺词,你听出了什么?
  5. 范景刚:沉痛悼念人民作家曹征路先生
  6. 对“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所有制形式改制”的看法
香港王中王493333开奖结果,香港王中王资料大全枓大全特,管家婆王中王六肖中特,香港免费六会彩资料2021,2021香港历史开奖记录手机版